版頭

版頭

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

《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》 - 難聽的殘酷青春


即使她自說這只是個碩士畢業作,但始終如楊采妮般,人們還會記著她的《還珠格格》,卻也不會是可以永遠可愛的小燕子,看得出是時候要另找條出路。《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》 (So Young) 說是翻版的「那些年」,有點肯定的是,九把刀的是他的半自傳,而這套雖說是改編自改編辛夷塢的同名小說,但只看到海報加故事大綱,卻又會感到其實她也在自述回憶:不用說主角名字鄭微,就看到楊子姍的模樣,會以為她導之餘又會演上一份,停頓細想,卻又醒悟到去問,趙薇還會看起來這樣年輕的嗎?

更不用說趙薇也讀過大學 (北京電影學院),她也是人,也如九把刀般,也有過青春:電影裡的鄭微,不會在課堂上和阮莞玩自慰鬥快高潮呻吟,但也會像痴女發瘋追著陳孝正,也會不要面地跑上學校文藝晚會裡唱《紅日》 (其實《我是憤怒》似還更合切一點)。縱使男女大不同,鄭這個女生不會玩這麼多性演出,但率性而為的本質也是一樣,青春的價值就在此。正如林靜後悔當年不如他父親與鄭母偷情般勇敢,其實所指的是浪費了青春。


縱使趙薇似是用自己視覺創造了一個女版,但卻注定不如正版「那些年」能大殺四方:鄭薇與陳孝正,像是柯景騰和沈佳宜倒轉過來,鄭死痴纏著陳,尤其在港女眼中只會視其為發姣,鄭幻想自己為等著白馬王子的灰姑娘,如廣大女生一樣,但所幹的卻與「傳統定位」矜持的灰姑娘另相其趣;陳因為往美國的機會而把鄭拋棄,在浴室分手的一幕,看起來像顛倒版的「Come on james」,港女觀眾看來,除了是硬加無謂的感傷,更重要的是若說陳負情,不如話這句現代女性才有的話語權,卻突然被男生硬奪回去,自然叫她們感「不公平」。

其實電影裡還有個女生為之有共嗚的角色:阮莞開頭看似是持靚行凶,收盡觀音兵招隔鄰女生妒忌的女神,但她卻全心一意對著那沒出息的小男友,籌錢給被他搞大肚子的女生墮胎,自己也為他墮了一個,阮為著愛而能堅忍出的氣量,實也叫人敬佩。只是她的愛卻都用在不值得她愛的人上,最後亦因此付了性命,這卻又顯得她的愚蠢;女生不喜,男生也不見得會受落這戲,因戲裡的男人都是「臭」的:陳為前程而負情,阮的男友無用,許開陽是持著有錢大哂的富二代,老張數算下似是較可取,但始終也是無能。

而這電影和「那些年」最大分野,是後者叫人嚮往回到過去,「致青春」卻是殘酷,叫人不堪回首:朱小北被誤會在小賣部盜竊,一怒下毀了全店,一幕椅子拋碎了玻璃,如像《九降風》棒球棍毀爛更衣室的後半,也預料著其餘數個女生的青春也會慘淡的終結 - 阮忍受男友搞大另個女生肚子,鄭遭陳離棄。跳到十年後,鄭已不是當年大情大性隨意的女生,而是版著面,嚴苛的女強人,舊日的同窗如黎維娟為嫁入豪門甘願作沒家教孩子的後母,她們就是受過那陣殘酷的鍛鍊,才能令她們在成人世界裡支撐下去。鄭決不願回到過往,尤其看到阮命喪之後,她最終離別了林靜,也拒絕陳孝正的重新追求,旨因回憶給她不是甜蜜,而是怒摑,罵那年的她是傻得可以。

「致青春」相對於「那些年」,除了給我們看到兩岸另一方的模樣,更重要的是讓我們體會到青春不止是甜美,還有的是苦澀。就是嘗盡甜酸苦辣,人們才會成長。對比九把刀,趙薇是講多了真話,但觀眾卻是埋怨她暴露的真相毀掉他們的嚮往,人就是這樣,真話往往不好聽,這就是講真話的為難處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