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頭

版頭

2011年10月25日 星期二

《奪命金》 – 貪婪與荒誕來構成的故事


似乎,《奪命金》 (Life Without Principle) 會是杜琪峯執導的電影中,最難看的一套。


難看點有二,一是其上半部對三名主角的介述,話雖杜琪峯叫清晰地把三個人分開處理,但他們卻是時空交錯,因此造成鐘原這刻被殺,下刻卻安然無事之錯覺。故此不留心去看的話,對組織鐘原命案的起因之來龍去脈,或會有糾纏不清之痛苦。上刻類似的玩法出現在看得通街都一頭霧水的《無間道3》,杜琪峯也如此的行,或許正是想顯示自己藝高人膽大。

二是杜琪峯正是拍著港人不願看和面對的東西:開頭Teresa在任職的銀行裡受盡壓力,為「做好份工」只有向個目不識丁的師奶推銷高風險基金,原本大家都以為杜棋峰敢於拍下銀行業的醜態,為大家吐烏氣。但其實這是笑裡藏刀,師奶一開始不斷埋怨定期到低風險基金的利息都唔高;她胡胡塗塗對每個問題都只答「清楚明白」,但問起她為何會選這高風險基金時,她卻真的清楚地答:「因為想賺多點。」杜琪峯另方面亦暗寸某些變成「苦主」的其實與人無尤,他們被貪念沖昏頭腦,自要承受後果。

但杜琪峯也不是主張甚麼人人也皆堯舜的道德衛士,他也為這群貪心的人來解話:香港畢竟風光得太久了,從前在電影裡看起來怎也有點霸氣的黑社會,今天卻很是窩囊,壽宴要擺素宴還要強減數圍講價,堂口話事人被扣查,手下要向茶餐廳老闆和回收紙皮的低聲下氣借錢給他保釋。杜琪峯某程度上也同情著他們,畢竟大家都是差不多年紀,都經歷了香港最風光的時代,卻又身陷香港最低谷的時間,他們當然不會接受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這句話,他們始終想著回到舊時那樣,於是引發出一大堆的貪念,繼而形成這個由頭到尾都圍繞著錢的主題。

或許就是錢所引發,杜琪峯隨意一拍就已拍著香港無數的荒謬景觀:一座叫價八百萬的樓,圍繞的實只有「樓景」;接下來也是荒誕的情景,凸眼龍心口刺中逃往街上,圍繞著警察和救護車也不求救;三腳豹錯解凸眼龍的意思,買了升,結果卻巧合地賺了大錢,而升的消息卻成凸眼龍的召命符。而最後,張正方反無本生利五十萬,Teresa拿了大錢後身退,連同三腳豹,他們其實是電影裡最無啥貪念的一群。杜琪峯或想表達的是,秩序往往就此意想不到地打亂,也無厘頭地重新排序,或許出於同情或推祟老實人,那機會就留給他們好了。

總而言之,《奪命金》對香港觀眾而言,是非常之不好看,因為它描述了香港由貪婪,造就了荒誕,也再引伸出貪婪的不斷循環。香港人滿口仁義道德,就是不會直認自己是個貪心的人,即使那群問年青人為何不想如何去做下一個李嘉誠的那群人也好,也不會認自己造出的局面是何等的荒誕。杜琪峯冒著老闆不喜歡之情況下拍這片,還真的勇氣可嘉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